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详细内容

2元可买鸡腿饭配饮料 高校保安阻截低价外卖

来源: 2014-10-31 中国经济网     作者:覃剑 何滢      日期:2014-10-31     总浏览量:2837

        10月30日,湖南农业大学芷兰学生宿舍,宿舍入口贴有禁止外卖进入的标示,外卖员只能在门口等着学生出来拿。
  2块钱可买到鸡腿饭配可乐,1块钱可吃到原本需要10元的盖码饭,还送饭上门,这像不像“天上掉馅饼”?几个月前,湖南农业大学的校外餐饮店将外卖搬上网络平台,学生只要安装相应的手机软件,就可参加优惠活动。与食堂要花6—9元吃一顿饭相比,这些“低价”外卖吸引了不少学生。
  然而,这几乎免费的用餐形式并没有受到校方欢迎。面对每天近700台次的电动车外卖大军,校方出于“净化校园环境”和“食品安全问题”的考虑,组织多部门阻截外卖。
  “你好,外卖到了。”10月30日上午11点半,湖南农业大学芷兰学生公寓17栋后门,一群外卖员在打电话。他们倚着电动车,时不时瞄一下前方的几个保安,双方在雨中对峙着。从29日开始,校方不再允许外卖送进宿舍区,外卖员只好打电话叫学生下来取。
  
       现场每个门设5个保安,阻截外卖送餐

  30日上午11点,快到饭点,湖南农大宿舍区外的外卖员开始多了起来。他们将车停在宿舍区大门前方3米的位置,旁边“严禁一切小摊小贩外卖进入学生园区”的标语很醒目。
  有学生告诉记者,标语是29日刚贴的。自29日开始,学校不允许外卖员进入各大园区,近40名工作人员轮流严守5个大门,最多的时候1个门有5名保安。
  校方不让进,但外卖员依然不少。从11点到11点半,记者见到近50个外卖员,其余4个大门口也有大群外卖员集结。相比之下,学校食堂很冷清。中午12点左右,记者到达该校学生一食堂时,发现用餐的学生不超过10个。
  外卖不能送到寝室,这也影响了部分学生点外卖的热情。住16栋的小李穿着睡衣拖鞋在门口四处张望,一个外卖员推车上前:“是你的不?”话音还没落,一名保安大声喝道:“离远点!”小李快速拿走外卖,有些不耐烦,她表示不会再点外卖了。
  
        学生网上点外卖,“低价,还送上门”

  几个月前,湖南农大附近的快餐店转变经营方式,开始电子配送。学生只需要下载相应的手机软件或登录网站,便可以网络点单,而这些软件则提供各种优惠活动。
  30日上午,学生小王通过网络平台在餐馆订了一份盖码饭,饭的原价为10元,参加“五元管饱”(指定套餐不管原价多少,都只要5元,偶尔还赠送饮料)活动,9元变5元。再通过“在线支付满4元立减4元”优惠,又减免了4元。最终,小王只出了1块钱,就吃到了原本需要10块钱的盖码饭,还送饭上门。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女生表示,她此前曾连续吃了半个月的2元鸡腿饭,还送可乐或红牛。她告诉记者,学校食堂内的米饭1毛钱1两,青菜2元,带肉的菜3.5元,全荤的达5元以上,一顿饭吃下来要花6到9元,“两者对比,外卖更低价,还送上门,更有吸引力。”
  在学生的指引下,记者登录一款订餐软件,定位“湖南农业大学”,发现附近可配送的外卖店达170家,月售最高的店家订单达3911单。
  
       校方考虑环境和食品安全,将外卖堵在门外 

  湖南农大后勤服务集团总经理刘浩源表示,学校最近做了一次详细统计,有六分之一的学生—超过6000人点外卖,“29日前,每天有近700台次的电动车进学校送外卖,学校现在每天产生的白色垃圾、餐饮垃圾多达9吨。”刘浩源说,自从开始网络点外卖后,学校附近的餐饮店从69家增加到289家,“有的店面看不到顾客,但厨房内的锅子却忙不停。”
  刘浩源介绍,考虑到学生用餐安全问题,以及外卖大军对校园治安秩序的影响,学校曾多次开会讨论外卖问题,最终决定组织保卫处、后勤服务集团等多部门阻截,“不让外卖进学校”。
  外卖的市场份额增大,或将影响到食堂营收,这是否是学校干涉外卖的原因?该校宣传部副部长米正华对此予以否认,他表示,学校“主张学生不吃外卖”,是为了净化校园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。刘浩源也表示,外卖对学校食堂的影响并不大,学校所有食堂月营业额仅减少了1万元。但对于外卖市场可能对学校食堂产生的影响,刘浩源表示,此前另一所高校后勤负责人曾与他聊及外卖影响,对方称受外卖影响,该校食堂营业额下滑近50%。
  刘浩源表示,保安堵截外卖员,但效果依然有限。米正华等人表示,学校也想呼吁相关部门规范市场。
  
        快餐店
  订单多了,总营业额却相差不大

  
        小孙一家来自沈阳。9年前,她还在农大上学时,父母就来学校附近开了个拌饭店,距离最近的学生公寓不足百米。30日中午记者到达时,店内仅有3人在用餐。
  小孙母亲说,学生低价买外卖,他们快餐店却没亏,因为优惠活动大都是订餐平台给的。一份10元的饭,学生付1元,订餐平台会补贴7元。29日之前,他们每天可接200多份订单,但学校阻截后,订量减了一半。对于学校的做法,小孙表示愿意配合,“能多卖就多卖,少卖点也问题不大”。
  小孙家不是第一批尝试网络订餐的。周边的店面都开始订餐,没有了客源,他们不得不加入网络竞争。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优惠活动多,销量大,订餐平台的补贴也很准时。”小孙说,但这种模式能持续多久,她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。在她看来,附近的快餐店参与网络订餐也是被逼的,总营业额实际相差不大。
  记者走访了多个快餐店,说法大多与小孙的一致:作为餐厅,他们必须顺应技术和学生习惯的变化,抗拒这种变化,只能是被市场淘汰。 

站内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