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详细内容

一名高校后勤处长眼中的“防腐制度”

来源: 《中国青年报》2014年05月10日 第三版     作者:王烨捷 周凯      日期:2014-05-26     总浏览量:3438

       后勤工作“只要不挨骂”就是好的——这一在高校后勤界颇具代表意义的评价标准,如今在上海应用技术学院(以下简称“应技院”)校园里被打破了。
       连续两年,应技院后勤保障处在学校职能部门评估考核中获得“优秀”称号。而在过去,该校后勤处副处长羊忆军说,后勤部门在学校年终考核中排名常常“垫底”。
       近两年的后勤部门在年终考核中的排名“直线上升”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应技院学生自主管理委员会的“监督”。
       很多念过大学的70后、80后忍不住要问:什么时候轮到一帮小屁孩们“监督”称霸一方的后勤处长了? 
       在不少学生心目中,高校后勤部门领导的形象实在算不上“亲民”:过去的大学生,食堂饭菜不好吃,忍着;学校建设尘土飞扬,忍着;宿舍冬冷夏热,一年到头晒不着太阳,还得忍着。
       近年来,因基建腐败问题严重,高校后勤部门早已成为众矢之的。据媒体报道,过去5年间,江西因基建腐败落马的高校官员达14名,其中校长级的有3名;武汉市有8名厅级高校领导因基建贪腐问题落马;2011年,安徽4所高校工程建设贿赂案件总计38件,查处副处级以上干部13人;2013年中,在不到一个月时间,四川省卫生学校校长、四川理工学院院长、成都中医药大学校长书记等人先后落马,案情大多涉及学校后勤基建。
       如何在高校后勤领域“反腐防腐”一时间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       有趣的是,在学术排名并不算靠前的上海应技院,后勤保障处已经被学生自主管理委员会拉到阳光下“遛”了整整两年。这两年里,学生、老师对后勤部门工作的看法,也因为最大限度的“公开透明”有了较大改观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开始以为学生们是来找茬的,后来发现,他们其实是来帮忙的。”羊忆军自家就有一个正在念大学的90后“宝贝”,对“90后”找茬的本事,他早有体会,“最开始跟学生自管会对接,纯粹是卖团委一个面子,我们也有担心,怕同学们瞎提意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在学生自管会管辖的7个方面校园事务中,有4个与后勤有关,包括伙食、住宿、交通和环境问题。
       “后勤处一共才10个人,要管新校区1500亩地和老校区300亩地上的衣食住行,本身就忙不过来,怕添麻烦。”连羊忆军自己也没有想到,接受学生自管会“监督”两年后,后勤工作的透明化程度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,“透明之后,麻烦反而少了。”
       自管会主任苏钇是机械工程专业的大三学生,他几乎每周都会到后勤处与羊忆军“沟通情况”,提些建议,并从后勤处拿到一些有关校园建设方面的“一手信息”,在人人网“应技All Know”主页上悉数公开。
       空调问题,是学生们最关心的话题,从金额花费上来说,也是后勤处比较大的一个项目。这个项目,从前期调研到后期实施方案公示,甚至招投标,学生自管会全程参与其中。
       这个项目,一度因为“没什么油水”,而在第一次招标过程中“不幸流标”。“我们专门就流标问题向全体师生做出解释,并在第二次招标时,邀请学生代表参与评标。”羊忆军说,第二次招标过程中选了7名评标人,其中有两人是学生自管会随机海选出来的学生代表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也愿意向同学们公开各类事项、细则,提升后勤部门形象的同时,也是对我们自身的一种保护。”羊忆军也注意到近年频发的高校后勤腐败窝案,他认为,“后勤防腐”的一个重要举措,就是把后勤大事“拉到阳光下遛遛”,让全校师生都参与到后勤重大决策中来。
      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、上海交大教授熊丙奇也曾指出,要制约高校出现的各类腐败,不能指望行政领导自觉“把关”,而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,有效制约学校行政权力。

站内搜索